400-050-8916 shenghuahonglin@shenghualy.com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当前位置 主页 > 动态资讯 > 行业分析 > 正文

行业分析

此“农社”非彼“农社”
 近年来,有关农产品上行这一民生重大课题,出现了几种不同的对接模式,如农超对接、农餐对接、农社对接等。这些对接模式,在实践中发挥了很大的 作用,但总体来说,还有进一步转型升级和探索新模式的空间。这一点,倘若问一问农产品上行的销地市场即消费端就可略知一二。
 前不久,笔者曾经专门问过有关商户。一位在社区菜市场经营了几年的小杂粮专卖商户说,他的小杂粮都是从北京盛华宏林批发市场进的,理由是这家市 场是全北京最大的粮油批发市场,杂粮品种全,批发价格低,因此他的经营效益自然也好。笔者再问一家超市负责人,你们的农副产品主要是从哪里进货的?他回答,除了从总公司下拨的部分之外,主要还是从附近的农批市场直接进货。又问一家大型餐馆的老板,回答也是一样。
 看来,对于农产品上行来说,无论那种对接模式,连接农产地产地端“最先一公里”和城市消费端“最后一公里”的主要渠道,还是离不开农产品批发市场这个中转站。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农产品上行的主要模式还应是如本文标题所言的此农社对接而非彼农社对接。后者指的是农产品产地和销地社区的直接对 接;前者是指农产品批发市场和产地的农民专业合作社直接对接。巧的是,这种合作模式的可操作性和有效性,在此次疫情期间已被初步验证。
 疫情爆发之初,抗疫主战场湖北就做出了一个关键决断——依托各级供销合作社、农民专业合作社和农产品批发市场,建立粮、油、蔬菜等生活物资应急 储备中心,短短一个月内就建成了包括“农批市场”型、“物流中心”型等6种形式的储备中心96个。
 那么,农批市场+农民专业合作社这种在紧急状态下萌生的模式,可不可以作为农产品上行的一种常态化模式呢?笔者以为,不仅可以,而且应推而广之。之所以这样说,最主要的依据是,农民专业合作社和农产品批发市场二者,本来就代表着农产品全程供应链的首尾两端,只不过一个是在“最先一公里”,组织农产品的生产和产地销售;一个是在“最后一公里”,辐射城市包括餐饮、社区、超市等终端销售市场。二者各有各的优势,同时也各有各的劣 势,尤其是在农民专业合作社日臻成熟以及农批市场开始转型升级的今天,如双方能在择优避劣基础上实现强强结合,绝对是两好合一好的事。
 我们知道,农民专业合作社既不同于企业法人、也不同于社会团体法人,而是一种全新的经济组织形态。《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民专业合作社法》的第一章总则第二条对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定义,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从概念上规定合作社的定义,即“农民专业合作社是在农村家庭承包经营基础上,同类农产品的生产经营者或者同类农业生产经营服务的提供者、利用者,自愿联合、民主管理的互助性经济组织”;二是从服务对象上规定了合作社的定义,即“农民专业合作社以其成员为主要服务对象,提供农业生产资料的购买,农产品的销售、加工、运输、贮藏以及与农业生产经营有关的技术、信息等服务。”其劣 势,一是信息化应用程度不足。在农民专业合作社农产品市场营销过程中,经营智能化、科学化水平有待提升。二是没有自己的市场营销体系。很多农民 专业合作社缺乏现代市场营销实践经验,加之对销地市场不熟悉,普遍存在精细化不足的问题,更谈不上构建现代市场营销体系和可持续发展。
 农民专业合作社的上述劣势,则恰恰是农产品批发市场可以为其补足的优势所在。除此之外,农批市场更是具有农民专业合作社所不具备的地域优势、零 售网点优势、食品安全可追溯优势、消费者口碑优势,以及当地政府一以贯之的政策扶持等优势。
 总之,农批市场和农民专业合作社都是市场,只是一个处于市场的上游,一个处在下游而已,它们之间通过择优避劣,也可以实现合作共赢。对于农批市 场,既可以进一步扩大产品的进货渠道,从而进一步扩大市场覆盖面,也可以运用自己的地域和信息化优势,帮助产地农民根据销地市场的需求,更好地 组织适销对路的产品。对于农民专业合作社,则可以在批发市场建立农民专业合作社生鲜农产品直销专区(专柜)或自产自销摊位,通过这种新型的农社 对接模式,依托大市场的优势,打造自己的特色品牌,并形成稳定的农产品供求关系。
盛华宏林官网特约评论员  梁海
 
 
 



Copyright © 2014-2018.北京盛华宏林粮油批发市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115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