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50-8916 shenghuahonglin@shenghualy.com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当前位置 主页 > 动态资讯 > 行业分析 > 正文

行业分析

国家“米袋子”装着百姓“米袋子”
 关于粮食安全,最近这些年可谓常讲常新。而且,自古以来就是个永恒的话题。即使在我国粮食连年丰收的形势下,党和政府也始终强调再强调,各级粮 食部门和企业更是丝毫不敢掉以轻心。最新的动态,便是习近平总书记今年7月25日,在吉林农业生产时指出,“悠悠万事,吃饭为大”“民为国基,谷为民 命”“洪范八政,食为政首”“十几亿人口要吃饭,这是我国最大的国情”。总书记所说的 “洪范八政,食为政首”这八个字,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尚书.洪范》 中记载的治国理政八个重要方面,解决好人们的吃饭问题是第一要务。
 粮食安全包括两个方面,首先是能生产出足够的粮食,其次是储存有足够应付荒年歉收以及自然灾害、战争等非常时期的粮食。这二者虽有先后之分,但都缺一不可。而对于后者,以往人们特别是广大百姓并没有切身感受,直到这次疫情爆发,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粮食够不够吃,再具体点说,就是市场上 还能不能买得到粮食。由于笔者经常撰写有关粮食安全的文章,自然就接到了不少亲朋好友这方面的询问或质疑。
 其中,大家最关心的或者说最不放心的,就是市场上的粮食能不能满足供应。为此,一些家庭甚至出现了一时性的囤积粮食情况。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笔者以为,除了和部分群众对我国粮食生产基本面不了解以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他们并不了解我国的粮食储备制度。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有人还以为,市场上所出售的粮食,是商贩直接从农民地里收上来的,因此还担心,会不会有个别贪心的农民借机抬高粮价。当然,事后大家知道这种情况是绝对不会发生的,也正由于此,才使得所有人知道,在无论遇到什么大灾大难的情况下,我国的粮食依然能安全无虞的背后,是因为有着国家粮食储备 制度这一压舱石发挥着作用。由此可见,粮食储备虽然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但绝非一项权宜之计,而是一项自古就有的基本国策。
 史料记载:中国粮食专仓储备制度创于春秋战国之际,秦继之,盛行于西汉;至隋已具宏大规模,史称"资储遍于天下"。例如汉代,汉高祖七年(公元前200年)开始营建新都长安,首批重点建设工程就包括了太仓。除太仓外,中央直接管理的粮仓还有位于甘泉的甘泉仓、华县的华仓、左缴附近的细柳仓和嘉仓等。此外,郡、县两级另有常设之仓,各诸侯国、军队特别是边防兵系统也建立了粮仓。而汉宣帝时耿寿昌倡立的常平仓制度,更成为后世王朝沿用的主要仓储制度。而从汉代设置常平仓制度以来,调控更成为仓储的主要职能。每当青黄不接、灾荒或战乱引起市场谷价上涨时,政府以常平仓所存之谷平 价粜卖于市,以不致“谷贵伤民”;当谷物丰收市场谷价下跌时,政府又动用库帑平价收购,以不致“谷贱伤农”,从而对市场起到稳定、调节作用。
 知古以鉴今。自古至今,粮食产业一头连着生产,一头连着消费,中间是庞大的流通和仓储系统,基础性强、涉及面广,是一个全产业链。正如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局长张务锋所说:改革完善粮食储备安全管理体制机制。粮食储备是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的重要物质基础,历来在稳市、备荒、恤农方面具有重要作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八次会议审议通过的《关于改革完善体制机制加强粮食储备安全管理的若干意见》,直面突出问题加以解决,具有创新突破性。要坚持政策性职能和经营性职能彻底分开,强化政府储备公共产品属性,厘清承储主体职能定位,压实承储企业主体责任和政府部门监管责任, 建立政府储备规模动态调整和联动机制,完善储备收储轮换,确保国家储备粮数量实、质量好、调得快、用得好。
 除此之外,粮食储备安全就是回答一个实际问题:关键时刻能否供得上?
 以首都北京为例,北京市粮食和物资储备局颁布实施的北京市粮食供给应急预案明确要求,各粮食生产和流通企业,要形成粮食应急快速反应机制。
 所谓粮食储备库,就是替国家存放粮食的地方。宁可备而不用,不可用而无备,粮食储备库的作用,就是要加强市场监测和信息报送,强化粮源调度保障和产需对接,做好储备、运输、配送等环节衔接工作,确保关键时刻粮食供应充足。如有北京“米袋子”之称的盛华宏林粮油市场,去年夏天,为强化突发情况下粮食应急保障及质量安全事故应急处置能力,积累应急处置经验。在粮食外储库成功举行了一次粮食应急供应演练,因而在这次全民抗疫的关键时刻,才能够第一时间启动粮食应急供应预案,粮食筹备、运输、入库等各个环节,在疫情最严峻的春节期间,圆满完成了市区两级政府下达的5500吨储备 粮的应急任务。
盛华宏林特约评论员  梁海
 
 
 



Copyright © 2014-2018.北京盛华宏林粮油批发市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11506号